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侗族风情网--侗族论坛是侗族人自己的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87|回复: 6

[原创] 童年的夙愿与现实的思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9 16:3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邓敏文 于 2017-4-29 17:54 编辑

童年的夙愿与现实的思考
·

经常有人问我:“邓教授,您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的研究员,您怎么搞起生态循环农业来了呢?”要回答这个问题,还得从我“童年的夙愿”讲起。

1943年,我出生在贵州省黎平县竹坪村一个普通侗族农民的家庭里。我的家乡正处在长江和珠江中上游水系的分水岭上,即在贵州、湖南、广西三省区交界的“三省坡”边。这里青山绿水,既没有雾霾,也没有来自上游的水源污染。(图1:我的家乡竹坪村)

1957年夏天,我14岁,即将高小毕业。当时中共黎平县委宣传部主办的《黎平县报》让我写一篇关于理想的文章。我很高兴地写了,并很快发表了,其题目是《热爱祖父和父亲的工作》。其中写道:“毕业以后,要是升不起学,我就决心参加农业生产,继承我祖父和我父亲的光荣事业——做一个有文化的农民,为祖国贡献出一切力量。”(图2:我的处女作)

1963年夏天,我20岁,即将高中毕业,又一次遇到了人生道路的抉择问题。当时的高考不像现在只分理科和文科两大类别,而是分理工、农医、文史三大类别。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又亲身体验过1960年前后“过粮食关”挨饿的苦难,更重要的是当时农业院校都免收学会,也比较容易申请助学金,所以分科时我毅然选择了农医类,直至填写高考志愿书初稿都还填报“贵州农学院农艺专业”等。没想到在正式填报高考志愿的前两天,我偶然见到一份《中央民族学院招考简章》,并从《简章》上得知该校“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侗族语言文学专业”要在贵州招生。(图3:1963年中央民族学院招生简章)我喜出望外,毅然决定改变志向——报考中央民族学院侗族语言文学专业。并决定只报这一个学校和一个专业。班主任、教导主任、学校校长得知我要更改报考志愿,轮番找我谈话,劝我不要改变志向,即便要改,也要多报几个相关学校和专业,尤其是贵州省内的学校一定要报,这样才有较多被录取的机会。我回答说:“你们不用劝了,我的决心已定。考上,我就去北京读书。考不上,我就回家去跟牛屁股(当农民)!”结果,命运之神选择了我。我很高兴,亲戚朋友们也都很高兴,因为我是村里的第一位大学生,而且要去人人向往的北京读书。

记得离开家乡的那天早晨,亲戚朋友们都来送行,有的送糯米饭,有的送胺鱼,有的送咸鸭蛋,一位双腿残疾的老人送来两双草鞋,他语重心长地说:“北京不知有多远啊?你要多带几双草鞋。”我说:“不用带草鞋,我是坐车去,不用走路?”老人问:“车是什么样子?车有马走得快吗?”我说:“车比马快多了,车走一天,马要走十几天。”老人问:“那车要走几天才能到北京呀?”我说:“我也不太清楚,听说要走七八天。”老人十分惊讶,他说:“那骑马不是要走几个月呀?听说马走九天九夜就可以走到天边。过了天边还会有路吗?”我笑着说:“过了天边还会有路的。听说北京的路比咱们这里的路宽多了,平多了。”老人和乡亲们听了我的解答,都哈哈大笑!

北京的确离我的家乡很远很远。记得1963年8月底我背着被褥只身来中央民族学院报到,在路上一共花了9天9夜的时间:第一天从家乡出发,步行80里山路才走到黎平县城。第二天从黎平县城坐汽车到榕江县城住一夜。第三天从榕江县城坐汽车到自治州州府凯里住一夜。第四天从凯里坐汽车到麻江县谷硐火车站上火车(慢车)。第五天到广西柳州转直快列车。第六天坐火车来到武汉。第七天因为华北遭遇水灾铁路被淹只好在武汉停留等车。第八天又从武汉坐火车出发,一路走走停停。直至第九天深夜11点多钟才来到***思夜想的首都北京。由此可知,当时我家乡的交通状况是个什么样子?由此也可以想象我为什么要来北京读书!正是这种落后的交通状况,为我们留下了许多珍贵而独特的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

1967年大学毕业后,我当过军垦战士、铁矿工人、团委书记、政工组长等。直至1980年,我才考进中国社会科学院从事我喜爱的少数民族文学及相关文化研究工作。我的主攻方向是中国多民族文学史及民族文学关系研究,并先后出版了《侗族文学史》、《中国多民族文学史论》、《中国南方民族文学关系史》、《没有国王的王国——侗款研究》等等学术专著。并于1988年4月被国务院授予“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称号”,于1993年10月开始享受国务院为有特殊贡献专家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图4:先进个人及政府津贴证书)大学毕业后,我虽然未能专心从事祖父和父亲的工作,但对他们所从事的事业却有了更广泛、更深刻和更理性的了解。

2003年,我退休后主要事侗族大歌及相关文化保护工作,积极参与侗族大歌申报国家及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并获得了成功。(图5:侗族大歌保护基地揭碑仪式)在多年的田野调研中,我深刻感受到侗族大歌与软田糯稻的关系异常密切。尤其是打工潮出现之后,许多侗族中青年男女都到外地打工去了。村子里来参加唱歌活动的基本上都是留守老人或留守儿童。由此我想到了侗族祖先们流传下来的一句名言:“Oux sangx soh,Kgal sangx sais。”(饭养命,歌养心。)是呀,民以食为天,连饭都吃不上,命都保不了,哪还有闲心去唱歌呀?由此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要保护侗族大歌及相关文化,必须先解决吃饭问题,必须先发展生产,发展经济!

家乡的经济应该如何发展?家乡应该发展什么样的经济?什么样的经济更适合家乡的实际情况和人类社会发展的总体趋势?什么样的经济才能促进侗族大歌及相关文化的保护和发展?于是我开始对家乡的自然生态和人文生态环境环状况产生了浓厚兴趣,并与陈幸良等人合作出版了《中国侗族生态文化研究》一书(图6:《中国侗族生态文化研究》)。通过多年的深入调研和冥思苦索,我最终得出结论:“软田糯稻与生态循环农业”应该是家乡发展经济的一种明智的选择。
2017429日改写于黎平岩洞

01-竹坪全貌P1010051.JPG (975.99 KB, 下载次数: 0)

[url=][/url]
02-我的处女作.jpg (303.06 KB, 下载次数: 0)

[url=][/url]
03-招考简章.jpg (8.8 KB, 下载次数: 0)

[url=][/url]
04-邓敏文荣誉证书DSC01267 (so).jpg (621.45 KB, 下载次数: 0)

[url=][/url]
05-侗族大歌保护基地碑.JPG (953.12 KB, 下载次数: 0)

[url=][/url]

[url=][/url]


发表于 2017-4-29 17: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前辈值得我们学习!很难得啊
发表于 2017-4-30 12:2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的大学生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别说是去北京读书了,就是去北京走一趟回来都是不得了的事。
 楼主| 发表于 2017-5-1 09:3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邓敏文 于 2017-5-4 11:19 编辑
无声行 发表于 2017-4-29 17:20
前辈值得我们学习!很难得啊

值得学习谈不上。我只是做了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其中有苦也有乐。
感谢声行的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7-5-1 09:4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邓敏文 于 2017-5-1 11:23 编辑
蚩尤 发表于 2017-4-30 12:26
那时候的大学生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别说是去北京读书了,就是去北京走一趟回来都是不得了的事。

无所谓“骄子”,时代不一样而已。1963年,整个黎平县才有15位高中毕业生,只有3人能上大学,那时能到北京去读书的确是一种荣幸。
发表于 2017-5-5 08:48:3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有所为、老有所乐,默默奉献、引领后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19:51:08 | 显示全部楼层
侗家帅哥 发表于 2017-5-5 08:48
老有所为、老有所乐,默默奉献、引领后人。



所为”不敢当,“所乐”较恰当,“奉献”谈不上,“引领”太夸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侗族风情网 ( 冀ICP备06018214号  

GMT+8, 2017-7-28 12:34 , Processed in 0.12988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